深圳代生男孩_广州代怀孩子价格多少_9342137

2021-05-15 19:41:08 来源:合肥晚报

病儿家属在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购买的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为什么问题如此清楚的虚假奶粉能瞒混过关,不仅进入医院的便民药房,还能成为郴州第一人民医院医生必开的“处方药”,这是最让人关心的地方。但院方的解释,一是将责任推给供货商,二是认为生产企业“捣鬼”,将自制的处方笺放在门诊,医生没有察觉异样,以此便签纸为依据,将问题奶粉开给了举报人。所以医生都是疏忽大意了。

医院的解释是自相矛盾的,在采购环节未能把好质量关,让没有相应资质的特医奶粉进入药房,并且以处方药形式开给患者,显然是采购程序上出现了问题,或许涉及到吃回扣等违法犯罪行为。而将医生开的处方推诿给代理商“狡猾地”偷换了处方笺,这种低级的说法实在很难让人信服,更像是为了掩藏医生担负的不光彩角色。

而通过患儿家长的查询与调查,结合医院推三阻四、浮皮潦草的解释,旁人大致可以推测出这件事的背后图景:没有特医奶粉生产资质的假奶粉企业,通过地方代理商以不可告人的手段打进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从药房招标、门诊科室到儿科医生的全部环节,鱼目混珠,将劣质、昂贵的假奶粉推销给患儿。

如果此推测成真的话,不难得出,医院各个环节上的把关人都可能被利益腐蚀了,所以才会在医院内部默契地形成配合无良商家的行为。不管医生是不是心甘情愿地参与,但他们开出的每一个含有假奶粉的药方,可能都有相应的回扣在内,再返回到科室和医院内部进行分配。患儿及其家长本是来寻医问药的,最终成了为医院腐败行为买单、予取予夺的“羔羊”。

没有生产资质的厂家固然可恨,因为无效的固体奶粉被当作治疗使用,不仅耽误病情,更影响孩子的生长发育,这种赚钱方法滴着罪恶的血。但没有医院的配合,厂家的无德与贪婪也不会有作用的空间。所以,在整起事件中,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到底承担了什么角色,它的医政部门、门诊科室及儿科医生是不是被利益腐化,沦为了里应外合的帮凶,甚至主导了整个骗局这一点需要展开详尽调查,才能给病儿家属一个交代。

医生给病儿家属开的舒儿呔配方粉“处方单”

医院在12月26日到患儿家里登门道歉,但道歉之后呢患儿家长听从无良医生建议,付出一疗程上万元的金钱谁来赔偿患儿发育迟缓的后果、未来可能的健康隐忧又该如何处置另外,对6名医生和医政人员的所谓处罚,比罚酒三杯还轻,如此性质恶劣的医院乱象不该这样轻轻放过。

这件事从医院的处理态度、处理方式看,更像是赤裸裸的掩饰内部腐败,只让院方自查自纠、罚酒三杯是不够的。郴州市卫计委、市场监督局乃至纪检监察部门,都应该主动作为,从患儿家长反映的情况中寻找腐败线索,彻查这个无良企业是否有在全市医院贿买“通行证”欺诈病患的情况。

郴州市人民医院给患儿开的假奶粉,动辄就是吃半年,每单处方都得万元左右,涉及到相当大的金额,这不只是打破了“医者仁心”的神话,还是实实在在谋财害命的行径。如果医生昧着良心,服从医药代表的指示,在所谓假处方笺上推荐假奶粉的,那实在是没有资格再当医生了,其执业医师许可资格都该被认真重新审查。

总之,郴州这件事不能仅仅是登门道歉、医务人员写个检查就了事,它反映出的劣质奶粉厂家、医药代表“攻破”公办医院,收买医生、黑金干涉医院采购程序等违法嫌疑,不能就此罢休。能否超越医院利益,给予更严肃的查办,不只体现郴州廉政的立场与水平,更衡量对待儿童健康的真实态度。这事得较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一位宝妈说:前段时间去医院给宝宝做检查,医生问免费的血常规要不要查一下,我一听免费的就答应了,医生又问微量元素要不要一起查了,我有些犹豫,因为我听说微量元素现在已经不让查了,就问医生,医生一本正经地告诉我查有查的好处,能知道孩子缺啥,并且多挤一点血就好了,我一听就同意了,可看着孩子抽血时又后悔了,但已经太晚了,都怪自己立场不坚定啊。

其实,也不能怪宝妈立场不坚定,很多宝妈带孩子去检查时,医院都会要求做一些没有必要的项目,为了孩子的健康,宝妈们都会选择妥协。但是,有些项目真的有必要检查吗